中国虎妈有话说,少管多引导

图片 2

图片 1高考(微博)专家王金战

  宽好还是严好?家教呼唤智慧型父母

  人物素描:

  家庭教育应“少管,多引导”

“放养”的孩子上哈佛

从教三十多年,曾任班主任、教导主任、校长等职的王金战是中国教育界的一个奇人。

  记者在网络上的一个家长论坛里,看到一位家长的留言:星期天的清晨,八点以前就在大街上行走的孩子,80%以上是去各式各样的辅导班下课回来……这段话引发了很多家长的共鸣。面对小升初、中考、高考(微博)的层层压力,很多孩子从小就要上各式各样的培训班,从奥数、英语等文化课,到音乐、美术、体育等特长课程,搞得孩子很累,家长心疼之余也很无奈。家住北京朝阳区的一位胡姓家长感慨的说,自己也想给孩子一个美好的童年,“但是童年美好了,孩子的将来恐怕就不美好了。”

图片 2哈佛女孩丁丽晴

2003年,他在北京人大[微博]附中任教,带一个55人的高中班,其中37人考进清华[微博]、北大,10人进入剑桥大学、牛津大学、耶鲁大学、东京大学等世界名校并获全额奖学金,其他人也考入复旦[微博]、南开等大学,而这个班高中三年周末及节假日全都照常休息!不仅如此,校足球冠军、校运动会总冠军、校网页设计大赛总冠军等6项文体冠军,都被这个班夺走;音乐才子、辩论高手、电脑奇才、跆拳道高手在这个班比比皆是。

  王金战对此不以为然。作为人大附中的名师,他有很多学生考上了北大、清华以及牛津、哈佛等名校。据他观察,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是比较轻松的,这并非因为他们的孩子天生优秀,用不着怎么操心,而是他们教育得法,具体表现为对孩子管得少,引导多。“孩子们需要‘智慧型’的父母”,王金战说。家长要善于学习,找到适合自己孩子的教育方法。

“可以不完成作业”“成绩及格就好”“可以对家长说‘不’”……北京的丁增安夫妇教育女儿的方法很简单:放养。日前,他们的女儿丁丽晴先后获得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5所世界名校的本科录取通知书。

“高分高能”是王金战追求的,但他又自信地说:“能把好学生带得更好,那是称职的老师;而能把好学生、普通学生甚至落后学生都带起来的,才是一个好老师。”无论是在他的书《王金战眼中的衡水中学》里,还是在他的博客上,王金战都反复强调:没有教不好的孩子。他说:“现在,只要是一个智力正常的中学生,都有考上名牌大学的潜能!”

  他同时强调,有的家长对成功的定义比较狭隘,以为孩子考上名校就是万事大吉,其实这种成功只能算是阶段性的。“广大家长对成功的定义应该更丰富多样一些。事实上,就教育而言,孩子身心健康就是最大的成功。”

去年在申请大学时,从准备考试、给大学写入学申请到请老师写推荐信,每一步都是丁丽晴自己独立完成的。这种“我的学习我做主”的行为,可能会被一些家长视为任性和目无家长,但丁增安夫妇却习以为常,因为他们对孩子学习上的事一向很少过问。比如,丁丽晴小时候,曾一度喜欢上弹钢琴,但考过五级后,有一天她却忽然不想学了。面对孩子的“三分钟热度”,丁增安夫妇没有指责和追究,而是给予了充分的宽容。他们允许女儿说“不”,接受女儿的顶嘴和自作主张。

王金战既是个很普通的老师,也是个很不平凡的老师,是那种我们做学生的时候特别希望是教自己的,或者当自己班主任的老师,他用一种特别人性化的方式和学生建立很让人羡慕的师生关系。

这与前不久引发广泛争论的“虎妈”的教育理念可谓背道而驰。“虎妈”奉行的是近乎严酷的“圈养”式的教育子女的方式,比如不准任何一门功课的学习成绩低于“A”;不准选择自己喜欢的课外活动;不能经常看电视或玩电脑游戏等等。尽管引发争议,但是“虎妈”的女儿也同时被哈佛和耶鲁这样的世界名校录取,看上去也取得了“成功”,这让很多家长在家庭教育该“严”还是该“宽”的问题上产生了摇摆。

  ——著名主持人 陈鲁豫

教育最讲究个性化

“自己就曾是个差生”

网日前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94.9%的人感觉身边就有像“虎妈”这样严格教育孩子的母亲。调查还显示,55.1%的人赞同“虎妈”严格教育孩子的方式,37.3%的人持反对态度。

王金战坦言,自己就曾是个“差生”,也经历过被人看不起、鄙视的过程,最清楚“差生”的心理。他常拿自己早年的这段经历向学生现身说法。

宽高教育董事长、教育专家王金战认为,“放养”“圈养”均有一定的可取之处,从这两个案例看,孩子最终都进入了名校,说明两对父母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基本还是适合他们自己子女的。但是无论是老丁夫妇的“放养”抑或“虎妈”的“圈养式”,都是教育个案,广大家长可以从中得到一定的启发,但不能照搬。教育史最讲究个性化的,只有根据孩子特点实施的教育,才是最适合的教育,“1000个孩子有1000中教育方法”。

上中学时,全班有50来个学生,王金战的成绩排在40名以后。那会儿他根本不想学,一心想着毕业了,接父亲的班工作。

老丁夫妇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他们总结出了一个不等式:刻苦学习≠考试好成绩≠哈佛录取≠有“钱途”的工作≠幸福的生活。丁妈妈明确地表示:“孩子考上哈佛属于意外之喜,考上固然很好,但给孩子一个美丽的童年比考上哈佛大学更重要。”

1978年寒假刚过,班主任动员成绩排在前5名的学生备考。“我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找老师说,我也想今年考大学。哎呀!班主任看我就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是那种又鄙视、又不让你看出来的感觉。学习好的那几个同学,也嘲笑他:“如果你能考上大学,我们就能直接大学毕业了。”

回顾自己的成长历程,丁丽晴认为,从中国到加拿大,经历两种教育模式的熏陶,让自己汲取了东西方文化的精髓。她以写作举例来说,中国提倡批判性阅读,作文有一定的套路;加拿大提倡发散思维,提倡多元性。两种文化的冲击让她能做到兼收并蓄。

一个眼神、一通奚落,刺痛了王金战的自尊心,他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当时他正住校,晚上过了9点学校就不发电,只能点煤油灯。宿舍里都是通铺,铺上全是沙草,容易着火,所以学校严禁点煤油灯。因为王金战一而再、再而三地在煤油灯下学习,校长火了,把他的灯摔碎,并责令他在全校大会上做检讨。王金战仍不死心,四下找学习的地方,终于发现了一个空地窖。“我的内心一阵狂喜!每天晚上,别人回宿舍了,我就提着煤油灯到菜窖里看书,一看看到半夜,那种感觉太好了。记得有天晚上,学到深夜,突然狂风大作,几次把灯吹灭,之后雷电交加,而我感受到的却是一种奋斗的快乐,一种全身心投入的充实。”

家庭教育应“少管,多引导”

到后来,他对学习达到痴迷的地步,不学就浑身难受。最终,王金战成为了班上唯一考上大学的学生。

记者在网络上的一个家长论坛里,看到一位家长的留言:星期天的清晨,八点以前就在大街上行走的孩子,80%以上是去各式各样的辅导班下课回来……这段话引发了很多家长的共鸣。面对小升初、中考、高考(微博)的层层压力,很多孩子从小就要上各式各样的培训班,从奥数、英语等文化课,到音乐、美术、体育等特长课程,搞得孩子很累,家长心疼之余也很无奈。家住北京朝阳区的一位胡姓家长感慨的说,自己也想给孩子一个美好的童年,“但是童年美好了,孩子的将来恐怕就不美好了。”

“能把自己放进地窖里学,不顾一切地学,不学习就没法儿活,人要是进入到这种状态,可以说是无坚不摧,干什么事不能成功?我敢说,每一个进入这种状态的学生,都可以考进名牌大学。”他常常鼓励那些“差生”。

王金战对此不以为然。作为人大附中的名师,他有很多学生考上了北大、清华以及牛津、哈佛等名校。据他观察,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是比较轻松的,这并非因为他们的孩子天生优秀,用不着怎么操心,而是他们教育得法,具体表现为对孩子管得少,引导多。“孩子们需要‘智慧型’的父母”,王金战说。家长要善于学习,找到适合自己孩子的教育方法。

“反木桶理论”

他同时强调,有的家长对成功的定义比较狭隘,以为孩子考上名校就是万事大吉,其实这种成功只能算是阶段性的。“广大家长对成功的定义应该更丰富多样一些。事实上,就教育而言,孩子身心健康就是最大的成功。”

木桶理论是说,盛水的木桶是由许多块木板箍成的,盛水量则由这些木板共同决定。如果其中一块木板很短,则此木桶的盛水量就被这块最短的木板所限制。所以看一个木桶成熟的多少,就是看最短的那块木板,细节决定成败。如果把木桶理论移植到教育上,那么要看学生水平的高低,就是看学生的缺点。

专家观点

对于木桶理论,王金战有自己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越是盯着学生的缺点,学生越是一无是处。而淡化学生的缺点,发现学生的优点,加以鼓励、加以表扬,学生反而会有改造自己的这种的激情。“特别对问题孩子,要带着放大镜去找他的优点。”

国际教育研究专家、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王辉耀:

王金战曾在高考[微博]前夕接触过一个被学校禁止上学的高三男生,这个学生说:“我是有缺点有毛病有问题。可是,学校老师和校长,动不动就当着全班的面训斥我,还动不动把家长[微博]叫到学校来,所以我特别反感,特别抵触,所以我就要跟学校对着干。”

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应形成有效互补

王金战听他把心中的不满全说出来,说得有道理的,王金战就直点头;说得不对的,王金战并不正面教训,而是从侧面示意。王金战说:“你现在去不了学校,可以在家合理安排时间。只要你从现在起,肯投入学习的话,我答应再辅导你数学一次,给你讲两个小时,高考成绩提高20分没问题。”

因为中高考作为硬性考核标准的存在,国内的中小学教育仍难摆脱应试教育的窠臼。很多家长在教育大环境影响下,对子女也只能采取较为严苛的家庭教育;与此相对应的是,以美国为代表的欧美国家,在中小学阶段实行较为宽松的教育模式,而欧美国家的家长们对孩子的家庭教育也往往采取“放养”。不难发现,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学习教育和家庭教育都存在一边倒的情况:要么两者都紧,要么都松。这两种情况无疑都存在一定的不足:过于严苛容易给学生造成太大的压力,扼杀学生的创造力;教育环境过于宽松则让学生学习的动力不足,缺乏足够的勤奋和扎实的基本功。

这个学生得到了认可,逐步改变自己。高考时,他在班里考在前10名,总分590多分,最终被北京工业大学[微博]录取。在距离高考最近的20天里,这个学生才真正开始有了学习的乐趣,也是这最后的20天的学习,圆了他的大学梦想。

具体分析这两个案例,无论是“虎妈”还是老丁夫妇,采取的家庭教育模式都刚好弥补了学习的不足,达到了“宽严相济”的效果,取得了一定的成功。

王金战说,教师的职责是开发学生,找到开发学生能源仓库的一把钥匙。一个经常得不到激励的人,他的潜能只能开发20%-30%,一旦得到激励,他的潜能将会开发到70%-80%。好孩子是夸出来的,而不是批出来的。

随着全球化浪潮的推进,家长在培养孩子时应当更加具备国际视野,如果条件允许,应该尽量让孩子接触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教育模式,游学便是一种很好的方式。丁丽晴中小学时到处游学,去过12个国家,在7所学校上过学就是很好的例证。

“不挖掘学生的潜能,只是挤学生的时间,这是对教育的犯罪。”

  北京留学(微博)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桑鹏:

对于多年来教育界一直提倡的“减负”,王金战也有自己独特的看法。他主张减负不是减学生,而是对老师的一次考验。他在《王金战眼中的衡水中学》一书中提出了“把时间还给学生”的观点,“现在的学生个性强、自我意识强,他们需要的不是‘满堂灌’式的讲授,更渴望引人入胜的启迪和更有趣味性的课堂。”

哈佛青睐怎样的学生?

为了实践“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一理念,他还出版了《怎样学好》、《轻松搞定》等系列教辅图书,这些图书都是站在一定高度,侧重于学习方法的指导,学科兴趣的培养,科学思维方式的建立,融知识教育和个人教育于一体,将为学生的后续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研究丁丽晴的案例,可能很多人都会注意到她的成绩非常优秀:SAT1考了满分:2400分。即便是美国本土学生,如此优异的成绩也是少见的。有的家长和学生或许就此认为像哈佛大学这样的美国名校也是唯分数论,其实并非都如此。事实上,每年我们都能发现一些SAT满分这样的所谓“优等生”被美国名校拒录的案例。

多年来,王金战坚持不懈地传播他的“王氏教育理念”,通过给学生减负,在点燃学生学习兴趣的同时,给学生传递绝招,让学生提高成绩,助学生成才。

美国名校真正青睐的是各方面都出类拔萃的学生,包括具有奉献精神、社会责任感、道德高尚、赋予领导才能等。考试成绩是次要因素,成绩极端优秀当然也好,但在美国名校眼中,这只能说明学山善于应付考试而已。学生回报社会的理想和能力才是美国名校最为看重的,这就需要学生在中学时要拥有足够出色的社会活动证明,包括参加志愿者服务、社区服务、发明创造等。在欧美国家教育机制下,学生很容易获得这类机会,但中国学生就比较难做到。最近几年,哈佛大学每年在中国大陆招收大约10个本科生,通过研究这些孩子的履历可以发现,他们大部分拥有国际学习经历,很多人事实上是在美国读的高中。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